欢迎访问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 登录 注册
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中国光伏行业的救赎 Redemption of China photovoltaic industry

中国光伏业的确成绩斐然。然而光伏制造业前几年可观的利润和各级地方政府的财政扶持,使得大量企业涌入市场,在较短的时间内造成了产能急剧扩张。尤其是2012年以来,受国际市场经济下滑、欧美国家“双反”等影响,光伏制造业严重产能过剩、国内厂商经营状况急剧下降。目前全球光伏组件产能近60GW,国内光伏组件产能达40GW,而全球总装机量留给中国光伏组件的份额在20GW左右。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前三个季度中国光伏企业总亏损超过200亿元,全年总亏损额度逼近300亿元,国内有近1/3的光伏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有多家企业可能面临倒闭。

面对当前光伏市场的诸多问题,中国政府的决策机构意识到这场危机对行业的发展极其不利。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国务院、国家能源局、财政部和国家电网公司等政府机构和企业密集出台了多个对太阳能产业的扶持政策,重启和大力推动国内市场,以缓解对外依赖度过高的问题。2012年7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太阳能发电“十二五”规划。按照该规划,到2015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1GW以上,年发电量250亿千瓦时。2012年12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题研讨光伏产业问题,提出了促进光伏行业发展的五项政策措施,包括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规范产业发展秩序;积极开拓国内光伏应用市场;完善支持政策和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削减政府干预,禁止地方保护。其中,在开拓国内应用市场方面,新政策强调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鼓励单位、社区和家庭安装、使用光伏发电系统,有序推进光伏发电站建设。在企业普遍关心的财税补贴上,明确了光伏发电站项目执行与风电相同的增值税优惠政策。这是国家首次对光伏产业提出分类电价以及增值税优惠政策。2013年1月8日,中国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指出,今年全国要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分布式光伏发电,预期2013年全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将达10GW。照此速度发展,到2015年底,光伏装机容量将可能远远超过上述原“十二五”规划中的21GW。

中国政府出台的更切合光伏发电特点及偏重市场化的支持政策,为这个行业的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2011年,中国并网太阳能发电量约9.14亿千瓦时,全社会发电量为47217亿千瓦时,并网太阳能发电量仅占总发电量的0.02%。而德国的光伏发电目前已经能满足德国5%的用电需求,在电力供应中所占比例三年内翻了四番。在发电峰值时,光伏发电的发电量甚至可达总发电量的30%左右。这说明中国光伏的前景巨大。同时,目前光伏发电在国外一些地区已经实现平价上网。随着光伏产业的规模化及技术的不断进步,投资成本将继续下降,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的时代已经不远。

太阳能发电站包括大型地面电站和中小型分布式发电站,后者更多表现为屋顶的利用。分布式发电是太阳能最有潜力的应用,必将大大开拓太阳能发电的未来市场。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 在其《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提到,“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可再生能源的出现让我们迎来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在21世纪到来之际,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将实现在家庭、办公区域以及工厂中自助生产绿色能源的梦想。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传统的、集中式的经营活动将逐渐被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分散经营方式取代;传统的、等级化的经济和政治权利将让位于以社会节点组织的扁平化权利。”分布式发电开拓的核心是传统电网的智能化。分布式智能电网以现代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和控制技术为基础,以最大程度利用不稳定供能的新能源为目标,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可接入性和安全性,能够满足用户兼具发电和用电的特性。分布式发电的“自发自用、多余上网”的模式是新能源发电的必然趋势,并且在国际上已经非常普及。目前国际上分布式屋顶光伏发电系统约占全部光伏发电系统的90%,而且大多数是并网的。德国的大型地面并网发电仅占全部光伏发电系统的10%,美国仅占6%。德国和日本的“10万屋顶计划”及美国的“百万屋顶计划”主要都是并网的小型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在中国,如果在用电负荷较集中的东部地区建立屋顶光伏发电系统,自发自用,就可以直接就地消纳,不需新建电网和长距离输送,减少了输送成本和能量损失。屋顶光伏发电对工业厂房、商业设施,以及大型的公共建筑特别有吸引力,因为这些建筑的屋顶大,发电量也较大,并且工商业用电的电价比居民用电高出2到3倍。若电网系统能突出发展上述的分布式智能电网,分布式发电的利用就会更加广泛。

尽管中国的太阳能光伏行业前景光明,但要走出目前的困境,实现长期稳定快速的发展,既要有来自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也要有太阳能行业各企业的努力,还需要资本市场的推动。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首先要设立一个长期稳定的、符合合理预期的上网电价机制,并且确保稳定的补贴来源和及时发放;其次要有开放、智能的电网,能够在保证电网安全的前提下,接纳太阳能发电设施所发的电量,特别是真正接纳从众多分布式太阳能发电设施所发的电量。

国家发改委在2009年7月划定了四大风电标杆电价区,根据各地风资源的不同统一明确了风力发电的上网标杆电价,在此之后稳定的风电电价政策促进了中国风电市场的迅速发展,使市场上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风电运营商和风机等设备制造企业,促进了较完整的产业链的建立,大幅降低了风力发电的成本。中国政府在2011年9月出台了每度电1元的光伏发电标杆电价,迈出了太阳能发电行业标志性的一步。但随着太阳能产业链的完善、设备成本的降低,太阳能上网电价的稳定性以及对未来电价调整的合理预期将显得更加重要。此外,补贴的稳定来源以及补贴发放的时效性对于太阳能企业的发展也至关重要。

除了上网电价政策之外,电网的接纳性对太阳能发电行业的发展也有重大影响。有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光伏电站的总装机容量为2.9GW,但实现并网接入的只有1.7GW,占总装机量的不到60%,这其中,还存在着限电现象。再看风电行业也是一样,中国2011年风电并网装机容量为47GW,仅占全国风电装机总容量65GW的72%。这一方面是由于集中开发新能源的方式不具备调峰和调频能力,对电网安全性有影响,电网在技术上对新能源的接纳和消化有困难,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目前中国电网企业的收入仍然是全部来自发电环节与终端销售环节之间的价差,因而如果采用分布式发电,允许用户自发自用,电网企业收不到差价,则会降低其收入。但我们也高兴地看到,国家电网公司在2010年10月下旬发布的“关于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的相关意见”中规定,针对单个并网点装机容量在6兆瓦以下,且接入电压在10千伏以下的光伏项目,将可享受全程免费的并网服务,并可以自发自用、余量上网。国家电网的这一规定被市场视为刺激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启动的重大举措。我们希望电网能按可再生能源的有关法律和法规优先、全额调度光伏发电上网,并为分布式光伏发电提供更高效便捷的接入和结算服务,从而推动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的快速发展。

目前在中国国内,受制于电网等各种因素,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短期内无法大范围并网,而只能白天发电、夜间自用,这就催生了中国国内的储能需求。储能电池的出现、储能技术的革新以及成本的下降将使这一问题得到解决。各级政府应当积极出台相应的鼓励储能行业发展的配套政策,使未来太阳能发电和储能系统相结合,从而充分有效地利用太阳能资源。

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未来在市场上能够生存下去并脱颖而出的企业,将拥有下列五大竞争力:第一,这些企业必须要有能源发电行业的血液。单靠传统做制造业的方式,在光伏行业未来的发展将非常受限;第二,必须能够控制一定量的终端客户市场。比如在欧洲,有很多给人们建屋顶的分包商或者承包商,在小城市里他们有着垄断地位,国内厂商的产品如果跟他没有联系,就进入不了这些地区;第三,必须能够提高价格,而不是一味的打价格战。从投资者角度来看,如果投的公司没有任何议价能力,这家公司就没有任何投资价值;第四,必须在各个环节有可靠的低成本优势。这一点应该是中国企业的强项,但在低成本的同时也要保证可靠的产品质量;第五,必须有可靠的低成本资金,为下游电站购买或上游制造及开发解决不可或缺的资本需求。这些都是一家太阳能企业能够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条件。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当前资本市场对于单纯的太阳能独立发电商、太阳能开发商、及纯太阳能制造业的模式都不看好,估值很低,这是由于:(1) 由于公开股市的投资者通常要求较高的投资回报率,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回报率通常没有那么高,因此这些单纯的发电企业一旦上市,很可能市值比账面价值还要低。并且由于太阳能发电企业的规模一般比较小(较之风电等其他新能源的企业),这就是为什么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公开上市的太阳能独立发电商,而风力发电的上市公司目前市净率大多低于1;(2)太阳能开发商的现金流经常是负的且不可预测,而且通常这些开发商的规模较小,而投资者喜欢具有一定规模、盈利和现金流可预测的公司,因而会认为太阳能开发商的风险较大,所以不能给予高的估值;(3)单纯的上游制造业由于目前产能过剩而且门槛不高,各个公司差异化不明显,因此也无法获得高估值。因此光伏行业需要产生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能够实现可预测、可持续的盈利,能够降低风险,并能有效利用资金,这样才能获得投资者的认可。

现在光伏市场处于低谷期,资本的力量对于帮助行业渡过难关、重获生机至关重要。投资者对市场的积极参与可以体现在参与到光伏行业的并购重组,或者成立专门的光伏电站购买基金,以及为项目提供金融融资服务等等。由于光伏电站的现金流相对稳定,因此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该产品可以出售给保险公司、基金等投资者,从而筹集电站建设所需要的资金,同时电站的发电收益将回到投资者手中。

尽管近两年光伏行业的发展状况不容乐观,但未来三年的时间里,随着政策、市场、和资本的三重推动,相信光伏行业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会成为中国实现低碳经济和低碳社会目标的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