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 登录 注册
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多彩的生命 ,何去何从? Where is the colorful life to go?


关于衰与亡的几个故事


历史上的嘟嘟鸟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成语“心如死灰”,而汉朝的韩安国证明了“死灰”是可以“复燃”的,啥是不可“复燃”的真正“死灰”呢?英国人的答案是渡渡鸟(dodo),英语中的俚语“as dead as a Dodo” 直译为“死的像渡渡鸟一样”,是指消失的彻头彻尾,无法挽回。

渡渡鸟是鸟类消失的典型,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记录下来、因人类活动而绝种的生物。渡渡鸟曾经生活在印度洋上的偏远岛国毛里求斯,它们在那里生活了数百万年,不会飞,体型比天鹅大,重四十至五十磅。但是,在被欧洲水手发现后,只过了80多年,也就是1681年,渡渡鸟从地球上完全消失了,如今,人们只能通过保存在欧洲博物馆的几个虫蛀标本想象它们的样子。

1505年以前,毛里求斯岛上没有人烟。1 6世纪后期,欧洲人来到了毛里求斯,带来了猎枪和猎犬,也带来了渡渡鸟的厄运。欧洲人来到岛上后,渡渡鸟成了他们主要的食物。开始时,每天可以捕杀到几千只到上万只渡渡鸟,很快,因过度的捕杀,每天捕杀的数量越来越少,有时每天只能打到几只。欧洲人和过往的船只同时带来的猎犬、绵羊、狗、猪和老鼠,渡渡鸟的领地被占领,猎犬和老鼠开始疯狂偷食渡渡鸟巢穴中的鸟蛋。任意猎杀是造成渡渡鸟数量减少的重要原因,老鼠、猪和其他家畜等外来物种的入侵也加剧了渡渡鸟的灭绝。对人类“毫无惧色”且根本不会飞翔,这都使得渡渡鸟很容易被人类所捕食。从此,地球上再也见不到渡渡鸟了,除非是在画家的画中。

让人纳罕的是,渡渡鸟灭绝后,毛里求斯特产的一种珍贵树木---大颅榄树也渐渐稀少。渡渡鸟喜欢在大颅榄树的林中生活,曾经,大颅榄树繁茂,幼苗茁壮,渡渡鸟消失后,大颅榄树似乎患上了不孕症。科学家们进行了了许多实验与推想分析,可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丝毫进展。20世纪80年代,毛里求斯只剩下13株大颅榄树。1981年,美国生态学家坦普尔来到毛里求斯,这一年正好是渡渡鸟灭绝300周年.坦普尔测定了存活的大颅榄树年轮后发现,它的树龄正好是300年,就是说,渡渡鸟灭绝之日也正是大颅榄树绝育之时。

坦普尔在渡渡鸟的遗骸中有几颗大颅榄树的果实,原来渡渡鸟喜欢吃这种树木的果实,果实被渡渡鸟吃下去后,种子外边的硬壳被消化掉,经过此过程后排出体外的种子才能发芽,果核的发芽依赖于渡渡鸟,渡渡鸟与大颅榄树相依为命,鸟以果实为食,树依靠鸟来发芽繁殖,它们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渡渡鸟灭绝了,大颅榄树也因无法繁殖后代而将走向灭绝。最后科学家让吐绶鸡来吃下大颅榄树的果实,以取代渡渡鸟,终于, 大颅榄树绝处逢生.

自然中,生物相依为命的依存关系很多是聪明的人类所不了解的。事实上,还有不少鸟类的消失造成的可怕后果人类并不了解。鸟类的减少可能对人类造成严重后果。例如,1997年,世界上3.5万至5万个狂犬病死亡中,印度占了3万名,这是印度秃鹫数量减少后,野狗和老鼠的数量发生爆炸性增长的恶果。

但让人不安的是,有报道称,渡渡鸟受气候变化和环境变化的影响,到2100年,至少有1200种鸟将消失,而这仅仅是一种保守的估计。


走向衰落的“晴雨表”

模样丑陋的蛙、蟾蝓、火蜥蜴和蚓螈被人类划为两栖动物,除了吃吃昆虫,它们好像别无长项。很多人并不了解,因具有浸透性的皮肤,它们非常敏感,是自然界最优秀的环境监测器,是地球生态系统的“晴雨表”。

自20世纪70年代末期起,两栖动物的数量开始锐减,到了1980年已有129个物种灭绝。2005年初,全球两栖动物调查报告--“全球两栖动物评估”显示,目前所知的全球5743种两栖动物有32%都处于濒危境地。2010年,在“零灭绝联盟”公布了的一份“濒危物种”,两栖动物面临着灾难性的剧减,报告指出的“濒危动物”名单上水陆两栖动物占51%,有408种,这也预示着地球面临着严重的环境退化。

两栖动物锐减的原因,目前主要认为是因栖息地的减少。随着人类肆意砍伐森林、污染水源和破坏湿地,两栖动物失去了它们的很多立足之地。据美国联邦官员估计,由于城市化和农业开发,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生活着的大型陆生蝾螈,迄今已失去了超过 75%的栖息地。还有,就是人类为饱口福或用作药物而两栖动物的大量捕食。


狐猴的厄运

太阳映衬着蓝天,森林中,阳光穿过薄雾,一群群狐猴在快乐地穿越、鸣叫。1.65亿年以来,在马达加斯加岛,生活着长有一双美丽无辜大眼睛的狐猴,体形最大、嗓音最好的大狐猴,“音符流畅、旋律和谐,是声音留下的优美划痕。”然而,这样美好的声音人类也许很快就再也听不到了。目前,狐猴是排在世界濒危动物名录第一位的野生动物,已经被认为是最大的濒危种群之一,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将所有的狐猴列入濒危动物《红皮书》。

在梦工厂大片《马达加斯加》卖力表演的狐猴拥有回声定位能力,非洲的马达加斯加是它们最后的避难所, 除了这座岛屿,这种灵长类动物已经在地球上的其他地方寻觅不到了。马达加斯加一直以不同寻常的生物多样性而闻名于世:这里是狐猴的故乡,艳丽的蜥蜴、壁虎或是变色龙、全身多刺的马岛猬、神秘的猫科动物缟狸,都曾是马达加斯加的主人。“马达加斯加确实是自然主义者们的一块天赐宝地。”有位自然主义者感慨,“造物主似乎有意将那里占为自己的私有领地,而且布置得应有尽有。”

从史前幸存下来的狐猴,在恐龙时代后期,就生活在马达加斯加,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归功于马达加斯加岛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在那遥远的岛屿上,它们曾无忧无虑的生活,四处闲逛,为所欲为。但是人类的到来,粉碎狐猴的平静生活,狐猴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两千年前,人类来到了马达加斯加。相对于马达加斯加丰富的生物资源,马达加斯加岛是贫穷的,人类的乱砍滥伐成为狐猴生存危机的最主要原因,狐猴们的避难地受到了侵犯,赖以生存的空间已经减少了90%,15种狐猴遭到伤害,它们中有三分之一最终消失灭绝,剩下的狐猴由于猎捕和环境破坏,处境艰难。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利佛以东的阿纳拉马扎卓是狐猴栖息的一座孤立小岛,也是狐猴的最后一处避难所。

目前,马达加斯加的狐猴总数估计大约在1000只至1万只,但是所有的科学研究结果都表明,狐猴的生存前景异常严峻。一旦这些树林被砍伐一空,狐猴将最终永远消失。


正在衰败的亚马逊雨林

从安第斯山脉低坡到巴西的大西洋海岸,有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区--亚马逊平原,它占地球上热带雨林总面积的50%,达700万平方公里,其中有480万平方公里在巴西境内。被誉为“地球之肺”和“世界动植物王国”的亚马逊雨林,自然资源丰富,物种繁多,生态环境纷繁复杂,生物资源丰富。这里聚集了250万种昆虫,上万种植物和大约2千种鸟类和哺乳动物,生活着全世界鸟类总数的五分之一,其中人类所知的著名的两栖动物、鸟类、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的物种多达1569种。有的专家估计每平方公里内大约有超过75000种的树木,15万种高等植物,在亚马逊河流域仅0.08平方公里左右的取样地块上,就可以得到4.2万个昆虫种类,这里是地球半数动植物的家园。

然而,亚马逊热带雨林并没有因为它的富有而拥有光明的未来。几个世纪前,亚马逊的土著人居住在亚马逊,500年前欧洲人来后,许多土著人被迫放弃了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1970年,为解决东北部的贫困问题,巴西政府决定开发亚马逊雨林,人们开始开辟土地用来种植庄稼或饲养牲畜,速度惊人的滥伐滥砍,让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1975年,巴西中西部和亚马逊地区的森林被毁掉了11万多平方公里,巴西的森林面积同400年前相比,整整减少了一半。“巴西自然保护组织”亚马逊项目主任戴维·卡来里指出,上个世纪90年代,亚马孙雨林每年平均减少180万公顷。

2012年,权威网络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发表的一份来自英国和巴西联合组成的研究小组的报告说,由于道路、农场和城镇规模的迅速发展,巴西的大片雨林区已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当地的野生动物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接连消亡。这个研究小组考察的是巴西东部大西洋沿岸曾是一片完整森林的196块“森林遗迹”,数十年的时间里,这片曾经广袤无比的森林区不断受到破坏,如今只剩下了一些碎片。这片曾经生活过18种不同哺乳动物的森林里,如今只剩下吼猴、狨猴等4种哺乳动物,白唇野猪已被彻底灭绝,曾经活跃的美洲虎、低地貘、卷毛蜘蛛猴和巨型食蚁兽也几乎灭绝,残存下来的动物仍需要森林公园作为最后的庇护所。


希望的曙光:

上个世界八十年代,生物学家向决策者和公众发出生物多样性遭受破坏的警告,随后,人类在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方面逐步达成了一些共识。

1972年,瑞典首都斯的隔膜的人类环境大会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列为重点;在第二年的联合国环境指导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自然、野生动物和遗传资源的保护“被列为会议重点。八十年代,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的国际条约诞生,但是1987年,联合国环境属意识到:经过多年的努力,生物多样性非但没有得到保护,反而每况日下,生物多样性保护迫在眉睫。联合国环境属为此成立了特设工作组,专门讨论是否建立一个包含生物多样性保护各方面的条约。

终于,1992年,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开放签署生物多样性的第一个全球性协议--《生物多样性公约》。该协议的目的是遏制日益严重的物种丧失和生态系统退化,保护生物及其栖息地,同时实现生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公平合理地分配利用生物基因资源所产生的利益。在这个条约中,世界各国就保护生物多样性、可持续利用生物资源和公平地分享其惠益作了承诺,在生物多样性保护进程中具有划时代意义. 目前,有193个国家加入该公约。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签署并批准《公约》的国家之一。

2 0 0 0年,联合国千年发展峰会通过《千年发展目标》,其中要实现的第一个具体目标是在 2 0 1 0年之前“显著降低生物多样性丧失率”。

2000年6月,《生物多样性公约》的补充条约--《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于联合国内罗毕办公室对国家和经济一体化组织开放签署。《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是在《生物多样性公约》下,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和人体健康而控制和管理“生物技术改性活生物体”(或称“转基因生物”)越境转移的国际法律文件。到2005年底,共有12个国家和经济一体化组织(欧盟)成为《议定书》缔约方。中国是《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的第120个缔约方。

2010年10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条约第10届缔约国会议通过了《2011-2020年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包括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为实现“一个与大自然和谐共存的世界”,该计划包括五个战略性目标,“到2050年,生物多样性受到重视、得到保护、恢复及合理利用,维持生态服务,实现一个可持续的健康的地球,所有人都能共享惠益”与会国家就基于生态系统保护的新世界目标达成共识,即“爱知•名古屋目标”,这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条约第10届缔约国会议另一成功议题。“爱知•名古屋目标”由日本环境相松本龙提出,即到2020年的近期目标为“有效保护生态系统目标,各国应采取行动阻止破坏行为”;而到2050年的长远目标则是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存”。

同时,保护全球濒危动植物计划的《关于获取和惠益分享的名古屋议定书》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条约第10届缔约国会议获得签署,对于《生物多样性公约》而言,这是一个重大进展。该议定书签署国承诺在2020年底前,采取“有效和紧急”行动,扩大保护世界上的森林、珊瑚礁与其他受威胁的生态体系,达成保护17%的陆地及10%的海洋的目标,以避免失去人类赖以生存的世界生物多样性状态。协议为有效执行《生物多样性公约》三大目标之一----公平公正地分享基因资源利益,提供了一个透明的法律框架。

《2011-2020年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包括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和《获取和惠益分享名古屋协议书》“为制定全球统一的方法来阻止和扭转生物多样性丧失提供了一个机会”。各国已经承诺“根据该战略计划和爱知目标框架制定国家和地区目标,将这些目标纳入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和行动计划,并为2014年和2018年的进展报告制定指标”。

我国已将生物多样性保护上升为国家战略,2010年是国际生物多样性年,专门成立了以李克强副总理为主席的国际生物多样性年中国国家委员会,并制定了2010~2030年战略行动计划。


但是,人类达成共识后行动的结果却是差强人意的。

在联合国最全面的环境评估报告《全球环境展望5》中,关于在生物多样性履约方面的描述确实很不乐观:约55%的国家已经建立立法防止外来物种的入侵,并控制现有入侵物种,但是据估算仅有20%的国家制定了全面战略和管理规划,而且有效性数据也不存在;海洋的保护区面积不到海洋的1.5%;缺少资金、人员和技术支持是实施条约的最普遍障碍,保护生物多样性当前和实际所需的资金水平缺巨大。据估算,现有资金是每年几百亿美元,而需要的资金总额是每年几千亿美元;还有,生物多样性监测的现有指标和数据覆盖范围不完全的差距等也影响履约进程。


令人扼腕的现状 :

虽然,人类可以告诉自己内疚的心,物种的灭绝是一种自然现象,应对人类生物多样性丧失和退化的努力也在不断增加。

但是,地球上几乎所有生态系统都由于人类活动而产生剧变,濒危生物的名单不断增加,至少在上个世纪,世界各地的生态系统一直以固定的速度被转为农用或其他用途。地球上35%的红树林和20%的珊瑚礁均已消失,物种的大量、持续丧失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生态系统的恶化。

而且,在过去100年里,对于生物多样性的所有方面,目前流失趋势和速度是有记载以来最高纪录的数百倍,而且丝毫没有放慢速度的迹象。在近代,一些所谓的“巨型动物”的消亡主要原因是由于新物种的大量入侵,因大部分灭绝的物种都生活在孤岛上,但是都和人类有关,特别是人类的捕猎和点火烧地有关。但新的发现表明,现在的大部分濒危地点和动物都是在山区和地势低平地带。

许多数据和研究结果反映出人类加速了生物多样性的衰退,也说明人类在遏制物种灭绝上的失败。

2012年9月,《全球环境展望报告5》指出:1992年里约环境与发展大会上达成500多个目标,以支持可持续发展和改善人类福祉。20年后,《GEO-5》对其中90项目标评估后的结果让人失望,只有4项取得突破,40项有进展,7项甚至出现恶化。如果继续保持当前的全球消费和生产趋势,可能会击穿环境方面的几个至关重要的承受能力极限,一旦超出环境的可承受范围,生命赖以生存的地球机能将发生意想不到和基本上不可逆转的改变。

许多触目惊心的数据,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地球正处于生态超载状态,“地球要花费一年半的时间才能重新生产人类一年所用掉的可再生资源。我们正在消耗我们的自然资本。物种的大量、持续丧失在部分程度上促成了生态系统的恶化。气候变化将对生物多样性造成深远影响,尤其是在与其它威胁相结合的情况下”。

《海洋政策》上一研究报告指出,每年约有一亿头鲨鱼死于人类的商业捕捞。

2013年2月欧洲一项研究指出,从世界其他地区侵入欧洲的野生动植物每年造成的环境和健康的损失达120亿欧元。

《全球环境展望5》指出:2000年至2005年,世界丧失的森林面积达一亿公顷,自1970年以来,世界的海草丧失了20%,部分地区湿地丧失率达95%。自1980年以来,全球珊瑚礁减少了38%。由于大坝和水库,全球最大的河流中有三分之二发生中度或者严重的破碎化。

到2100年,至少有1200种鸟将消失,而这仅仅是一种保守的估计。尽管自1500年以来,仅1.3%的鸟类灭绝。

中国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的原产于中国的濒危动物有120多种,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有257种,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的鸟类、两栖爬行类和鱼类有400种,列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还有成百上千种。

2102年发布的“地球的体检报告”--《地球生命力报告2012》的诊断结果显示“地球现在很不健康”。

1 9 9 2年以来地球生命力指数下降了 1 2 %,热带地区下降了 3 0 %(UNEP,2011)。

地球生命力指数比 1 9 7 0年下降了 2 8 %。1 9 7 0年至 2 0 0 8年间,热带地区地球生命力指数下降率约达61% 。(地球生命力指数:通过对 2 6 8 8个分布在不同生态系统和地区的哺乳动物、鸟类、爬行类、两栖类及鱼类物种中的 9 0 1 4个种群的规模变化趋势来衡量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的变化。)

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惊人:1 9 7 0年至2 0 0 8年间全球范围内生物多样性减少了28%。2 0 0 8年,全球总生物承载力是 1 2 0亿全球公顷,人均 1 . 8全球公顷;而人类的生态足迹是 1 8 2亿全球公顷,人均 2 . 7全球公顷。

自 1 9 9 2年以来,世界人口增长了 2 6 %,在 2 0 1 1年底达到了 7 0亿( U N E P, 2 0 1 1)。但家庭规模却正在缩小—现在,平均每个妇女生育 2 . 5个孩子——人口年增长率已经从 1 . 6 5 %下降到 1 . 2 %( U N E P, 2 0 1 1), 2050年地球上将有90100亿人口。

某些类别中高达三分之二的物种面临着灭绝威胁;物种种群正在减少,自1970年以来,脊椎动物种群已减少了30%;此外,自1970年以来,转用和退化已导致某些自然生境减少了20%。

有一首时下流行的爱情歌曲,歌词也许可以描述人类在多彩物种消失后的心情“记忆很精彩,伤痛就更直白”,“就算哭瞎了双眼,故事终结无法再更改”。在不可逆转的改变没有到来之前,希望人类的承诺能够兑现,因为消失的生命不可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