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 登录 注册
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生态核电:为美丽中国贡献绿色力量Ecological nuclear power:Make green contributions to beautiful China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中国已经进入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期。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写入国家五年发展规划,“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日益深入人心。习近平总书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诗意表达,寄托了我们对于美丽中国的向往。以生态理念引领发展已经成为举国共识,核电作为我国能源结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因时而变求创新、顺势而为谋发展。

在这风起潮涌之间,追求与环境、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核电,正在向我们大步走来。


核电产业:风物长宜放眼量

1938年,德国科学家奥托•哈恩用中子轰击铀原子核,发现了核裂变现象,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核能会成为人类最具希望的未来能源。

从20世纪50年代全球建成首座商用核动力电站开始,目前全球已经有445座商用核动力反应堆在31个国家运行,核电作为世界三大电力支柱之一,目前占全球能源结构的12.3%,地位举足轻重。

许多人“谈核色变”,却不知核电是最清洁、最安全的能源之一。核能在保证能源供应安全、调整能源结构、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战略作用,也是我国能源生产革命实现突破的关键。

我国经济总量约占全球的11.5%,却消耗了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约21.3%。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我国也付出了巨大的资源能源代价。我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家,能源结构的不合理导致环保问题日益突出,如雾霾等问题持续困扰大部分城市。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已经难以为继,生态环境承载力已近“天花板”,能源结构亟待调整。

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中国向全世界作出了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20%的庄严承诺。大力发展核电等清洁能源,推进能源绿色低碳转型,是我国能源发展的明智之选,也是践行“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必然要求。同时,核电的发展关系到产业链上下游的科技研发、装备制造、工程建设、核燃料循环等环节的能力提升,关系到核工业体系军民融合的可持续发展。

核电产业作为高科技战略产业,是我们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和标志,已成为建设美丽中国、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一环。


生态核电:湖光秋月两相和

从工业革命伊始,就有人意识到人类发展与自然和谐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英国伟大的作家D.H.劳伦斯(D.H.Lawrence,1885-1930),敏锐地意识到工业革命给人类带来的是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他在作品中毫不隐晦地揭露了大自然与工业机械力量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随着对科学技术的不断探索与掌握,在资源与环境、人和自然的矛盾与冲突中,人类走上了致力于工业文明和生态文明兼容生长的跋涉之路。

核电工业作为目前最为复杂的工业体系之一,在为生态建设事业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在努力将生态理念内化到自身发展中去。

从第一代核电技术到现在的第四代,核电技术在不断趋于安全、清洁、高效的完善升级中,步履坚实、高歌迈进。生态核电的应运而生,集中体现了我国核电产业对于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建设的时代呼应,展示出我国核电产业在发展理念上的最新认识和发展方式上的深化转型。

所谓生态核电,核电是基本,生态是宗旨,建设生态核电,要将生态作为贯穿核电站设计和运行全周期的核心理念贯彻始终。具体来说是“一个体系、三个阶段”,一个体系是建立生态核电站指标评价体系,从近零排放、保护岸线、与地方产业协同发展等三个方面分解设立生态核电站衡量指标;三个阶段是指设计阶段依据生态要求、建设阶段落实生态行动、运营阶段共享生态成果。


1.依据生态要求。

以尊重和维护自然为前提,建立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一方面,通过技术、设施优化和改造,使核电站对周边环境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简称“近零扰动”),如近零排放、余热利用;一方面通过合理的设计、布局,使核电站在建设的同时,能够让周边的自然环境尽量保持原有形态,如保护海岸线、保护沙滩。


2.落实生态行动。

利用生态系统的自我恢复能力,或辅以人工措施,使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逐步恢复或使生态系统向良性循环方向发展,恢复生态系统原本的面貌,甚至是对于原生态系统进行优化和改进,而不是简单地绿化,比如砍伐的林木要种植,破坏的植被要恢复,让动物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中。充分研究并考虑温排水的余热利用问题,比如利用温差发电技术发电、利用换热技术保持水产养殖场的水温恒定等等,通过一系列余热利用,使沿海核电站的温排水进一步降低温度,实现“近环境水温排放”,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海洋生物。


3.共享生态成果。

一是充分考虑周边产业、交通、居民点、保护区等社会方面的发展需求,帮助解决周边群众的就业、道路、居住、教育等现实困难,积极参与并引导企业周边的发展,带动整个地方经济社会进步,实现核电站的建设与周边的社会发展相互促进、共处共融。

二是打破原有“封闭”社区的概念,更加的开放和共享,在核安全管理原则要求下,变“封闭”为“局部封闭与总体开放相结合”,研究实施非核心区域的开放共享,即参考“开放街区、封闭楼宇”的新型城镇管理模式,逐步实现非核服务社会化、通用设施共享化,让神秘的核电站变成周边居民社区的“后花园”。

三是将核电厂的工业旅游与当地的旅游开发相结合,开辟绿色徒步通道、生态物种乐园等创新型旅游项目,邀请社会社团群体以社会实践形式参观访问核电站,为核电建设献言献策,将“邻避者”最终转变为推动核电建设的“决策者”。

四是不断探索融合当地政府、融入当地社会的创新途径,通过和谐发展的理念,将“闯入者”转变为“友善者”和“参与者”,做到和谐共融、互利互惠、共同发展。


唯有与自然的和谐,方能行稳致远

生态核电概念的提出和实践,是核电产业要求由清洁提升到生态,由环境相容升级到环境共生的庄严宣言。由“核电站”到“生态核电站”不仅仅是两字之差,在环境保护要求日益提高和社会公众“可以”决定项目是否落地的今天,可以说,生态核电站是破解时下核电困局的重要举措。

《中庸》有言:“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尽物性”,也即认识自然、珍爱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这是我国传统文化的大智慧。生态核电,秉承的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我国传统文化生态伦理,以共生和谐的主张,追求核电建设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以维护生态平衡和共同的家园,为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的核电发展提供了一种具体且又生动的实践方式。

138年前,中国第一盏电灯在上海乍浦路的一间小仓库里亮起,微弱的灯光点亮了人们对光明和梦想的追求。如今,每到夜幕降临,黄浦江两岸万家灯火、熠熠生辉……电力改变了中国,核能改变了电力。在美丽中国的画卷之上,生态核电必是那一抹最为靓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