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 登录 注册
环境图书与信息网

中国为什么提“两山论”?

从1949年到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了70年的风风雨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一切仁人志士梦寐以求的社会理想。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来自哪里?世界充满好奇,时代不断追问。

人民网重磅推出“70年70问”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寻找历史性成就蕴含的“中国基因”,破解历史性变革背后的“中国密码”。

发展之痛 摆在中国面前的时代之问

天目山脉北支中部,余脉余岭脚下,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有一村落——余村。正值周末,村民胡清杰家门口的村道上排满了从上海等地来的旅游大巴,好不热闹。他记得,几十年前,这条村道也热闹过,不同的是,路上跑的都是装满矿石的拖拉机。

余村境内多山,有着优质的石灰岩资源。上世纪90年代,余村人靠山吃山,建起了石灰窑,办起了砖厂、水泥厂,彼时成为全县规模最大的石灰石开采区。余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300多万元,位列安吉县各村之首。然而,这一“石头经济”却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系统:烟尘漫天,村民们甚至不敢开窗;竹林黄了,溪水白了,连村里那棵千百年的银杏树也不结果了;事故频发,有人因生产事故致残、致死……

640.webp (5).jpg

1986年前后,余村水泥厂生意兴隆,整日烟尘滚滚。那时余村靠开山采石成为了当地远近闻名的富裕村。但伴随而来的,却是青山被毁,河流被污,村民身体健康受到伤害。安吉县委宣传部供图

改革开放以来至21世纪初,浙江在经济年均增长率高达13%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身在水乡无水吃,土壤污染严重,近海岸赤潮频发,浙江遭遇了保护生态环境与加快经济发展的尖锐矛盾和激烈冲突。

长汀县位于福建省西部,汀江河穿越长汀全县,在历史上汀江两岸山清水秀、森林茂密。但由于清末以后连年内战,长汀多次成为战场,再加上人口增长,无度砍伐,山林渐渐遭到毁灭性破坏。上世纪40年代,这里的水土流失就已经相当严重。1985年有过统计:长汀县有146.2万亩土地水土流失,占全县面积的31.5%。最为严重的地区,在夏天阳光直射下,地表温度可达70多摄氏度,被当地人称作“火焰山”。

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是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独特的水源涵养林是甘肃河西五市及内蒙古、青海部分地区500多万群众赖以生存的生命线。但是探矿采矿、旅游开发等活动一度使脆弱的生态环境不堪重负……

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制定的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到改革开放后提出的“三步走”发展战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奇迹般地用短短几十年走完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工业化历程。中国人用双手和智慧成功探索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创造了现代化工业文明。

但是,山秃了,水臭了,空气污浊了……伴随现代化建设取得巨大成就而出现的环境污染问题,成为中国的发展之痛。

上世纪50年代,西方学者创立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理论,认为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关系演变必然经历一个阶段:在经济起飞时,经济发展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生态环境逐步恶化。

历史的事实,也在佐证这个理论。18世纪中叶,英国率先兴起工业革命,出现了典型的“先污染,后治理”模式; 19世纪,美国经济发展迅猛,但随后洛杉矶等多个城市相继陷入空气污染的困扰;1930年冬天发生在比利时马斯河谷工业区的烟雾事件,导致一周内60多人死亡,成为20世纪最早记录下的大气污染惨案;二战后,日本工业飞速发展,经济迅速崛起,但工业污染和各种公害病泛滥成灾……

100多年前,恩格斯曾向全人类提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

中国共产党从未停止实践和理论探索的脚步。翻开新中国各时期党的文献,保护资源环境、实现生态文明的思想一直贯穿始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就认识到了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重要性。1956年,毛泽东发出了“绿化祖国”的伟大号召,这一时期,环保工作被政府提上日程,相继提出一系列重要措施;改革开放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将环境保护提到了我国基本国策的高度,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同时开展环境保护立法工作,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建设初具规模;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确立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并积极付诸实践,其核心思想便是经济发展、保护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协调一致;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将“建设生态文明”写进党的十七大报告……

编辑:李丹